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索恩河畔沙隆 >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三集剧情详解:雪诺离开守夜人

发布时间:2019-07-04 19:5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在本周播出的《权力的游戏》第三集中,艾莉亚·史塔克恢复了视力。布兰·史塔克在极乐塔看见了他的父亲。瑞肯·肯塔克回来了——但却落在小剥皮的魔掌中。琼恩·雪诺击退了他的敌人,离开了守夜人。

  另外,第六季对主要人物的绝杀仍在继续——首先我们看到多恩手下的人在第一集中已经死了一半,然后上个周小剥皮放出了他家的猎狗把他的继母和弟弟咬死了,现在,守夜人的叛徒被杀死,包括可恶的奥利和老混蛋艾里沙·索恩,在文章结尾我高度赞扬了他。

  黑城堡:哈里森·福特曾经如此为他充满动作的表演辩护:“我从不接受认为我在做特技的观点——我在做的是肢体的表演。”当我观看基特·哈灵顿的表演时,这句话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他是在进行了不起的肢体的表演。就像在开场中,琼恩·雪诺像以前从未呼吸过一般呼吸,看起来非常震惊。瞪大眼睛的戴佛斯爵士是充满恐惧感的,甚至冷冰冰的梅丽珊卓也很震惊。

  琼恩·雪诺告诉他们没有所谓来世,这很令人失望。但是看到琼恩·雪诺裸着的身体,我不相信他没有进行过炼狱般的体能训练。

  哈灵顿告诉过我们他对梅丽珊卓说的台词——琼恩·雪诺苏醒后对所谓死后的世界一无所知——对本季中的他这是残酷的,我相信在未来的剧集中我们将看到更大的影响。

  戴佛斯爵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直接开启了他“有用的指导者”模式:“你死了,但现在你活了,对我来说这太疯狂了;我只能想象你的感受……有什么关系呢?你的生活在继续。”

  琼恩·雪诺来到院子里,他的支持者们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虽然有可能只是因为琼恩·雪诺的头发明显变短了。 说真的,在梅丽珊卓复活雪诺的仪式上她剪掉了他多少头发呢?当他穿过人群时,我心里有些担心某人会再次刺杀他,每一个拥抱都令我胆颤。曾经在长城上看到过一些神奇的东西的托蒙德,可能是最不惊讶的一个人了,他只是跟琼恩·雪诺开了个玩笑。

  海洋:山姆和吉莉在本季首次回归。他们不知道琼恩·雪诺死了。但是既然他复活了,那么他们实际上也不需要知道了。山姆将去神堡学习成为一个学士来帮助琼恩,但是既然女性不允许学习,他打算把她放在他在霍恩山的房子中(在那里,你会回忆起,他的父亲是个很可怕的人)。

  多恩(大约二十几年前):布兰的另一个幻觉,这次是一场传奇的战争,是小说读者尤其渴望看到的。

  这发生在罗伯特对雷加·坦格利安王子的叛乱的最后。年轻的奈德·史塔克和他的伙伴们要拯救奈德的妹妹莱安娜,她被关在多恩的一个名为极乐塔的地方。莱安娜是被雷加绑架来的或者是和他私奔来的,这取决于你问的是维斯特洛大陆的谁(史塔克家的人和罗伯特说她是被绑架的,但是当高贵的巴利斯坦爵士表扬雷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时,小指头曾对此予以嗤笑)。该塔由御林铁卫成员守卫,使用双剑的亚瑟·戴恩最难对付。

  接下来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击剑搏杀,以少胜多的戴恩几乎令他们全军覆没。布兰很困惑。很显然奈德将要死了,但他知道并没有。突然,濒死的奈德的一个伙伴从背后刺死了戴恩。

  戴恩死了,布兰代替我们大家问:“塔里是什么?”当奈德开始登上台阶的时候,布兰向他喊,这一刻就好像奈德能够听到他的话似的。

  大乌鸦把布兰从幻境中唤醒,回到他们的树洞中。布兰告诉他他不想在树洞中变老,大乌鸦向他保证他不会,但是他必须学习。学习什么?“一切”——这听起来多得可怕,而且这话从一个就在布兰本该在幻觉中发现一些可能超级重要的信息的时候却打断了他的人嘴里说出来令人神烦。

  维斯·多斯拉克:龙女丹妮被带到了为卡奥遗孀们准备的令人沮丧的新家。她遇到了其他寡妇,她们非常不友好。维斯·多斯拉克真正的女主人解释说,即使这悲惨的小屋也不能保证龙女能有一席之地,她仍然需要在所有寡妇们开会后得到允许才能留下。

  弥林:瓦里斯遇到了瓦拉,这个女人在上一季中曾精心安排鹰身女妖之子发动攻击。这很有趣,因为六年来我们听说瓦里斯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情报头子,他的“小鸟们”给他带来各种各样有价值的消息。在这里,我们终于对他的方式有了一点了解——“让人们高兴”。现实世界中的研究发现,从敌方获取信息时,建立密切联系比拷问更有效——这也是瓦里斯的理论。

  与此同时,提利昂很无聊。他被灰虫子和弥桑黛这两个完全不懂谈话技巧的人缠住了。他差点就让他们同意做一个“我们从来没有”的游戏了,这时瓦里斯打断了他们。他告诉他们,丹妮征服的其它奴隶湾城市的城主在弥林联合反叛。这消息让提利昂没那么无聊了。

  君临城:令人毛骨悚然的医生科本在和街上的一群小孩说话,我们立刻就对他要对孩子们所做的事情感到了一些紧张。我们得知他们是瓦里斯的“小鸟们”线人,科本给他们一些糖果让他们继续为他搜集情报。如果他们和科本谈话时不是很警惕,他们在“魔山”进来时会被吓坏的,他后面跟的是瑟曦和詹姆。他们立刻冲出了房间。

  詹姆大声质疑魔山甚至是否理解他们所说的,我们看到他又一次可怕地转过头,詹姆的反应很受惊。在这里我们得知瑟曦认为魔山只需要面对雀的一个人,意味着她打算选择“决斗裁判法”,并指定魔山为她的冠军。对我来说,魔山已经是一个冠军了因为每次他只要一出现,他需要做的就是站在那儿,一切就变得更紧张有趣。

  之后有一个投诉会议,瑟曦和詹姆力图阻止。这里魔山狠狠吓了派席尔学士一大跳。荆棘女王奥莲娜也这里,试图帮助她被囚禁的孙女玛格丽,她大胆地指责瑟曦:“你不是王后,你没有嫁给国王,我很希望这些事能在你们家族中引起一点混乱”——也许她是房间里最勇敢的一个。

  但是瑟曦的叔叔执意不听她的闲话并走出去抗议,带着会议中的其他人,甚至懦弱的派席尔也跟他走了。他们就像那些孩子一样匆匆地经过魔山身边。

  布拉佛斯:艾莉亚眼瞎后逐渐习惯了战斗,接受流浪儿的重打,因为她重新讲述了她的过去,她也通过了口试。最终,她变成了一个失明的夜魔侠般成功的斗士。

  贾昆·赫加尔又一次试图引诱她,他说如果她说出她的名字,他将让她恢复视力。但是艾莉亚看穿了他。她说“没有人,”通过了他的考试,她成功了,艾莉亚不仅能看见了,而且她现在还能在黑暗中比任何人都更好地战斗。

  临冬城:小剥皮需要振作一下了。他的哥们席恩抛弃了他,他的新娘珊莎甩掉了他,他的父亲和继母和新生的小弟弟死了。全都是他的错,但是还没完。

  现在有北方的Smalljon Umber无礼地指责拉姆塞杀死了他的父亲鲁斯,并拒绝向他跪拜。拉姆塞完全没有被Smalljon的态度惹恼,看起来还有些被逗乐了。你真没法知道拉姆塞对事情的反应是怎样的。

  Smalljon透露他有一件礼物要送给拉姆塞,这让他激动起来。可能他不常收到人们的礼物。一件礼物是一名霍比特人,瑞肯·史塔克!但是拉姆塞不确定那真的是他,坦白说我们也不确定。自从上一次我们在第三季中见到他,瑞肯看起来老了至少五岁,他一直在某处的一家冲浪店里工作。

  在前几季中我们叫瑞肯是史塔克家族的玛吉·辛普森,因为他基本上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话,有意思的是到现在他仍然没讲过话。以前,布兰把瑞肯和他的野人保姆奥莎送到安柏家生活,因为他们是史塔克的支持者。但是现在安柏家族支持的是伯尔顿,因为看起来史塔克家没剩下什么人可以支持的——除非你指的是琼恩·雪诺(他让野人侵扰南部长城惹恼了他们)或者瑞肯(他还很年轻,还不说话)。你可以说他是一名“背誓者”。

  为了帮助认证瑞肯的身份,Smalljon透露他们杀死了这个孩子的冰原狼毛毛狗。每个人都很难过。记录更新: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三个史塔克家族成员(奈德,罗伯,凯特琳)以用三匹冰原狼(灰风,淑女,毛毛狗——娜梅莉亚失踪)。

  黑城堡:琼恩·雪诺被叫出来处死叛徒。其中的一人请求他写一封信给他的妈妈,琼恩看起来不为所动。奥利看起来愤愤不平。琼恩把他们全部处死后,把他的黑色斗篷交给了悲伤的埃迪,说:“我不再是守夜人了”——他撂挑子了!某种意义上说他可以这么干。守夜人的教义说:“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既然琼恩·雪诺死了,那么严格来讲他放弃守夜将不再算是“背誓者”。他只有被刺死才能钻这个空子。我好奇他会不会让埃德跟他一起走。

  就我个人而言,我喜欢索恩,想要这里给他说几句好话。他不像小剥皮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恶棍,甚至也不是像泰温那样邪恶的阴谋家。索恩的职责是防卫南来的野人恶鬼。野人,如奥利一家看到的那样,在城里横冲直撞,乱杀无辜。索恩像一个战士,在他的心目中,这是与他的目的相矛盾的,因而是不合法的。许多南方的人家想要索恩留在长城上,他们需要他。所以当索恩决定给琼恩·雪诺发红牌,因为种种原因我们可能不同意,但此举是与黑城堡战役期间索恩所表现出的同样的领导能力和英雄主义一致的。

  另外,索恩的难缠是有趣的,就像哈里波特的师父对于哈里波特,从琼恩雪诺在第一季到达黑城堡,索恩就恨上了他。雪诺所做的每件事都令索恩更为恼火,不管是好意还是英勇。不管雪诺做什么,都令索恩的恨意日益增加。雪诺是个天生的斗士?混蛋!尽管他的父亲和兄弟被杀了还是信守守夜人的誓言?混蛋!感化野人并在他们攻击期间警示黑城堡?混蛋!拒绝史坦尼斯归还他的家的提议?混蛋!

  最终,索恩受够了他,把雪诺刺死了。雪诺死了,真死了。索恩终于除掉了他的敌人。然后雪诺又复活了,看起来完好无损。而索恩,他仍然没有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即使雪诺死而复生都没有干扰他。艾里沙爵士的感觉就是:哦?这样吗?你以为你很特别吗?生活一变得艰难,有人杀了你,你就像一懦夫一样继续复活?混蛋!

  所以实际上索恩尽力让雪诺因为没有被体面地谋杀掉而感觉不爽。“你将会永远地战斗,”索恩告诉他。对于雪诺,在残酷的世界里有着一颗流血的心,索恩的话基本上是告诉他,他余生都会在与想杀他的人战斗中度过。你没赢,雪诺,骗子,你死里逃生。你是这样的人吗?一个骗子?我觉得索恩在绞索的一端还会从嘴里蹦出最后一个词,“混……蛋……”

  当然,奥利也死了。这个孤儿对他的导师琼恩·雪诺的背叛在上季是特别有效果的,因为我们曾经同情他并且支持他,所以他的行为感觉不仅仅是对雪诺的背叛,也是对我们的背叛。他因此被推选为“电视上最令人憎恨的角色”。现在他跟随乔佛里去了地狱。(编译/明月)

http://clubph34r.com/suoenhepanshalong/19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